在线咨询
如果您有什么疑问或者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欢迎您的咨询!
在线留言
信息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律师说法 > 信息详情

自首对辩护的影响张某盗窃一案
来源:免费法律咨询-杭州律师-浙江律师-律师在线咨询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 2017-6-5 阅读数:283

摘自http://www.66law.cn/goodcase/35673.aspx

自首对辩护的影响张某盗窃一案

来源:上海国晖律师事务所律师发表时间:2015年09月30日浏览:982 

【案情概况】

嫌疑人张某,男,1983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安达县,汉族,高中文化。因犯盗窃罪于2006年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嫌疑人人张某为在沪打工人员,于2014年10月9日因涉嫌盗窃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5日经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批准被依法执行逮捕,2014年12月5日,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就张某盗窃罪一案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起诉意见书指控:张某于2014年9月15日6时许,被告人张某在其住宿的上海市普陀区安远路728弄某职工宿舍内,趁他人熟睡之机,先后窃得被害人魏某某移动电话一部、被害人邓某某移动电话一部。

2014年10月8日7时许,被告人张某至上海市浦东新区浦东南路1455号2楼“示友网络”网吧,趁被害人汪某某熟睡之机,窃得汪某某放于身边的三星牌sm—g3818型移动电话一部,经鉴定该三星牌移动电话的价值为人民币606元。

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通过查阅案件全部材料,辩护人以张某的自首情节为基础,向检察院提出从轻处罚的意见;在一审审理阶段,再次强调张某的自首行为,同时提出张某已经向被害人赔偿了损失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向法院提出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法院最终认定,张某扒窃他人财物,构成盗窃罪,但其自动到案并如实供述,系自首,结合其他相应的量刑情节,对其判处拘役四个月,罚金人民币一千元的刑罚。

【争议焦点】

辩护人在了解案情,分析具体情节后,确认本案争议焦点:一、张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盗窃罪”?二、张某的到案方式是否构成“自首”?

【侦查阶段律师工作】

首先,辩护人接受委托,了解基本案情后,仔细分析关于张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盗窃罪”?

接受委托后,辩护人及时安排时间会见了被告人张某,经了解案件情况后得知,本案的涉案数额为606元,辩护人遂按照上海市的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的相关规定,与公安机关进行沟通。在上述《指导意见》中,上海市关于盗窃罪的立案追诉标准为1000元,而本案的涉案数额远没有达到普通盗窃行为的立案追诉标准,因此辩护人就本案是否需要继续以“盗窃罪”对张某进行羁押与公安机关进行沟通。公安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张某于2014年 10月8日7时许在浦东新区浦东南路“示友网络”网吧内盗窃手机的行为属于扒窃,而根据刑法关于盗窃罪的相关规定来看,盗窃罪中的“扒窃行为”,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在公共场所或者公共交通工具上盗窃他人随身携带的财物的,应当认定为“扒窃”,在这种情节下,是不需要将涉案的数额作为立案追溯的标准的,只要当事人实施了扒窃的行为就构成盗窃罪,涉案是数额是该案在量刑时的一个依据。因此,张某认定为盗窃罪于法有据。

其次,为犯罪嫌疑人争取从轻、减轻的情节。

辩护人会见了当事人张某后,向公安机关提出了对张某到案情况的相关意见。根据张某的供述,其是因自己手机丢失而报警,民警到达报警现场后,发现张某身上还有一部手机,便询问身边手机的情况,这时张某便如实告知民警该部手机为其盗窃所得,遂被民警带回派出所,到派出所后张某主动将自己窃取该部手机的情况如实地向公安机关进行了供述。辩护人分析后认为,张某的上述情况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中规定的“自动投案”的具体认定: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辩护人了解到上述相关情况后,及时与公安机关进行沟通,希望能帮助犯罪嫌疑人张某争取“自首”这一法定从轻减轻的情节,经过沟通后,公安机关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将张某的到案经过出具了具体的书面情况说明,并附卷移送检察院。

【公安机关处理结果】

公安机关对张某执行逮捕后,继续对案件进行侦查。在当事人被逮捕后,一般情况下,公安机关会在两个月内将案件侦查完毕,并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如案件重大、复杂,或有其他特殊情况的,经上级人民检察院批准,该期限能够延长。本案中,公安机关在约一个月时将该案移送检察院符合法律的规定。公安机关最终出具起诉意见书,认为张某涉嫌盗窃罪,同时存在自首情节,向检察院提出审查起诉。

【审查起诉阶段律师工作】

案件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后,辩护人查阅了案件的所有材料,并会见当事人张某,核对相关笔录、证据内容。通过仔细分析,辩护人对起诉意见书中指控张某涉嫌盗窃罪的定性不存在异议,针对张某存在自首、赔偿谅解等从轻减轻情节提出了如下具体律师意见:

一、犯罪嫌疑人张某应认定为自首。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在接受民警盘查时,主动交代了其盗窃他人手机的犯罪事实。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犯罪嫌疑人在公安机关没有掌握其犯罪证据的情况下,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盘问后,主动交代犯罪行为的,应认定为自首。认定自首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二、犯罪嫌疑人张某到案后如实供述了其罪行,系坦白,可以从轻处罚。犯罪嫌疑人在办案机关第一次询问时就同时表现了良好的认罪和悔罪态度。积极配合办案机关的侦查工作,搜集定案证据,有利于办案机关及时办理该案。

三、犯罪嫌疑人张某犯罪情节较轻,社会危害性较小。在本案中,犯罪嫌疑人的盗窃数额较小,经鉴定后手机的价值仅为606元,且涉案物品已经发还受害人,没有造成实际损失,减轻了其犯罪的社会危害性。

四、犯罪嫌疑人张某户籍明确,有固定的帮教机构,之后能够落实帮教政策,犯罪嫌疑人张某主观恶性小,社会危害小,犯罪情节较轻,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能够更好地约束犯罪嫌疑人,更好的回报社会。

五、犯罪嫌疑人张某的父母年纪较大,身体多病,望贵院考虑张某的家庭情况,对其作出从轻、减轻的量刑意见。

辩护人以上述量刑情节为由,向检察院提出了书面的律师意见,希望检察院能够在对张某提起公诉时予以考虑。

【检察院处理结果】

检察院在审查起诉期间,经过仔细审查公安机关关于本案张某到案经过的情况说明,认定张某自动投案且如实供述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采纳了辩护人提出的相关意见,认定张某成立自首情节。对本案以张某涉嫌盗窃罪向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并提出对张某处以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的量刑建议。

【一审阶段辩护工作】

案件由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立案后,辩护人与承办法官、书记员进行了沟通,对案件的基本事实和定性并不存在异议。在后面会见犯罪嫌疑人张某的过程中,张某表达了想赔偿被害人并取得谅解的想法,得知犯罪嫌疑人的想法后,与法官进行了沟通,后通过家属对被害人进行赔偿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

在开庭审理时,辩护人主要就张某的量刑情节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一、被告张某应认定为自首。本案中,被告在接受民警进行一般性盘查时,主动交代了其盗窃他人手机的犯罪事实。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被告在公安机关没有掌握其犯罪证据的情况下,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盘问后,主动交代犯罪行为的,应认定为自首。认定自首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二、被告张某犯罪情节较轻,社会危害性较小。在本案中,被告的盗窃数额较小,经鉴定后手机的价值仅为606元,且涉案物品已经发还受害人,没有造成实际损失;对于造成损失的受害人,被告张某已通过家属对其进行赔偿,挽回了全部损失,同时,也取得了受害人的谅解,减轻了其犯罪的社会危害性。

三、被告张某事后也已充分认识到自己犯下的错误,并对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后悔不已。被告真心认罪、悔罪,如今已深刻认识到自己行为的危害性和严重性,有悔改的诚意,并自愿认罪。在会见被告时,其曾不止一次地向辩护人表示悔恨之意,并下定决心一定会吸取教训,痛改前非。

四、从犯罪后果来讲,本案没有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本案不是暴力性犯罪,侵犯的是财产权,没有对他人的生命健康及人身权利构成危害,其犯罪主观上恶性较小,对社会危害性较轻,恳请法庭能够宽大处理。

五、被告张某户籍明确,有固定的帮教机构,之后能够落实帮教政策,被告张某主观恶性小,社会危害小,犯罪情节较轻,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能够更好的约束被告,更好的回报社会。

六、被告张某的父母年纪较大,身体多病,望贵院考虑张某的家庭情况,对其作出从轻、减轻的刑事处罚。

综合案件整体情况以及上述量刑情节,辩护人认为张某此次涉案的罪名较轻,存在自首、赔偿款等多项量刑情节,认罪、悔罪的态度诚恳,希望法庭能够对张某从轻处罚。

【一审法院处理结果】

法院经审理后,最终采纳了辩护人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充分考虑到张某存在自首、赔偿、取得谅解等量刑情节,对被告进行了从轻处罚,以盗窃罪判处拘役四个月罚金人民币一千元。

【办案心得】

在了解案件基本事实情况后,辩护人首先考虑的是案件事实以及对案件整体的定性,分析案件事实发展过程中是否存在会对案件定性有所影响的因素。在对事实和定性都没有异议的情况下,辩护人下一步考虑的就是当事人存在的各项量刑情节,并以此为基础展开后续的工作,出庭做罪轻辩护。罪轻辩护是较为常见的一种辩护类型,在被告人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的前提下,辩护人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帮助被告人取得最大程度的合法权益,也就是最大程度的减轻对被告人的刑罚。

自首作为当事人主动到案的一种情形,是辩护人为其辩护时的着眼点,也是犯罪嫌疑人能够得到较轻处罚的一个法定量刑理由。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的规定,对于自首,最高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犯罪较轻的,甚至可以免除处罚。作为辩护人,如果能够在合法有据的情况下,帮助被告人认定自首情节,对于整个案件的量刑将能起到重要的作用,这同样也是当事人在整个案件办理的过程中认罪、悔罪态度的一个体现。而然自首的认定需要结合多方面的分析,最基本的两个条件便是当事人“主动到案”并且“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我国相关司法解释中,还对自首情形的认定的具体法律适用问题有着详细的规定,对不同情形下当事人的到案情况是否能够认定自首作出了较为细致的规定。当然,每一起刑事案件都不必然存在自首的情节,在一起刑事案件中除了自首外,也可能存在其余的量刑情节,像本案中还有积极赔偿并取得受害人谅解的行为,根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的规定,该行为最高同样可以减少基准刑的40%;辩护人在提出辩护意见时,一定会注意各个量刑情节的轻重,并且有针对性的提出辩护意见。

在本案中,辩护人确认案件定性无异后,便将辩护的重点放在了各个量刑情节上,并很快注意到当事人张某可能存在自首这项可以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辩护人在后期展开的工作,就是围绕着张某的自首情节以及犯罪情节较轻微等方面展开。在侦查阶段,辩护人提出相关意见,公安机关将张某的到案经过作出单独的书面说明附卷;在审查起诉阶段,辩护人提出张某可能具有自首情节,检察院查阅公安机关出具的书面材料后,成功认定张某的自首行为,并就张某的犯罪情节、犯罪行为等方面进行综合审查后移送提起公诉;在一审审理阶段,辩护人经与法官沟通后,提出对被害人进行赔偿,并最终赔偿了被害人的所有损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并当庭提出对当事人可以从轻处罚的各项辩护意见,从各个方面尽可能地争取对被告人从轻处罚,并最终为当事人取得了减轻刑罚的结果。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六十七条 【自首】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二百六十四条 【盗窃罪】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

(一)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犯罪嫌疑人向其所在单位、城乡基层组织或者其他有关负责人员投案的;犯罪嫌疑人因病、伤或者为了减轻犯罪后果,委托他人先代为投案,或者先以信电投案的;罪行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或者司法机关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的;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经查实确已准备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机关捕获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