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如果您有什么疑问或者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欢迎您的咨询!
在线留言
信息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经典案例 > 信息详情

荣县华益运业有限公司、杨超与雷银枝、简蕊阳、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贡中心支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山中心支公司、杨君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免费法律咨询-杭州律师-浙江律师-律师在线咨询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 2017-6-5 阅读数:500

荣县华益运业有限公司、杨超与雷银枝、简蕊阳、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贡中心支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山中心支公司、杨君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再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日期:2015-04-10 浏览:110次
  • 点击下载文书  
  • 点击打印文书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川民提字第487号
申请再审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荣县华益运业有限公司。住所地:四川省荣县旭阳镇附南街152号。
法定代表人:刘从双,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沈平,四川宏宗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再审人(原审被告):杨超,男,汉族,1970年9月12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沈平,四川宏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雷银枝,女,汉族,1954年11月23日出生。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简蕊阳,男,汉族,2005年11月26日出生。
法定代理人:肖修安(系简蕊阳外祖父),男,汉族,1957年7月16日出生。
法定代理人:罗淑芳(系简蕊阳外祖母),女,汉族,1955年8月4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魏剑钊,四川三江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张凌云,男,汉族,1993年6月1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谢骏飞,四川益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张国俊,男,汉族,1970年9月5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谢骏飞,四川益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石蒋军,男,汉族,1977年2月22日出生。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贡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汇兴路中段新美帝景1号楼1-2楼。
负责人:胡明涛,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陈艳,四川君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山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茶坊路38号。
负责人:熊晓军,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陈艳,四川君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杨君奕,男,汉族,1979年3月11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沈平,四川宏宗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再审人荣县华益运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县华益公司)、杨超因与被申请人雷银枝、简蕊阳、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贡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原审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山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杨君奕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乐民终字第115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14年3月4日作出(2014)川民申字第299号民事裁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申请再审人荣县华益公司、杨超、原审被告杨君奕的委托代理人沈平,被申请人简蕊阳的法定代理人肖修安、委托代理人魏剑钊,被申请人张凌云、张国俊的委托代理人谢骏飞,被申请人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原审被告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陈艳到庭参加诉讼。被申请人雷银枝、石蒋军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2年9月18日,一审原告雷银枝、简蕊阳起诉至四川省峨眉山市人民法院称,2012年7月31日9时许,简福春驾驶的川LAR306号轻型厢式货车从峨眉往乐山方向行驶,与相对方向行驶的张凌云驾驶的川LN2657号微型货车(车主为石蒋军)相撞,致川LAR306号车发生侧翻,车辆侧翻后与杨君奕驾驶的川C10073号大型普通客车(车主为荣县华益公司)相撞,导致川LAR306号车上包括简福春在内的司乘人员三人死亡,三车受损的交通事故。峨眉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张凌云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杨君奕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简福春不承担事故责任。张凌云、杨君奕的侵权行为足以造成简福春死亡,张国俊、石蒋军、杨超、荣县华益公司对雷银枝、简蕊阳的各项损失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请求判决:1.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杨君奕、杨超、荣县华益公司连带赔偿雷银枝、简蕊阳因简福春死亡造成的各项损失: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交通费、车辆损失、货物损失、车辆拆解费、停车费等共计756125.8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在交强险内优先支付;2.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在保险限额内对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杨君奕、杨超、荣县华益公司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张凌云辩称,对事故发生的经过和责任认定无异议。其与石蒋军合伙做生意,张国俊是自己做生意。事发当天张国俊是陪其到峨眉山市拉葡萄。事发后,其垫付50000元丧葬费和3000元尸检费,请求在本案中一并处理。张国俊不应该承担责任,其承担责任没有异议。请依法判处。张国俊辩称,张凌云和石蒋军在合伙做生意。事发当天,因不放心张凌云独自开车拉货,其就陪同一起去,其不应承担责任,请法院依法判决。石蒋军辩称,其本人的车是借给张国俊开的,张凌云有驾驶资格。我们没有合伙做生意,而是一同去拉货而已,我们之间没有共同出资、风险共担、利益共享。其本人的车已投保相应保险,请法院依法判决。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辩称,我公司对发生此交通事故的事实和责任认定不持异议。雷银枝、简蕊阳诉求标准过高,我公司愿意在该车辆投保范围承担赔偿责任,但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杨超辩称,对简福春死亡的损失在保险公司交强险赔偿之后,应按比例承担赔偿责任,由其与荣县华益公司承担30%的赔偿责任,张凌云承担70%的赔偿责任。其与荣县华益公司赔偿部分,扣除其已经支付的1880元赔偿费的余额,直接判由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赔偿给雷银枝、简蕊阳;判令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将其已支付的1880元赔偿费直接赔偿给杨超;石蒋军作为车主应当与张凌云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荣县华益公司答辩意见与杨超答辩意见一致。被告杨君奕未答辩。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辩称,对事故发生及责任认定不持异议。雷银枝、简蕊阳诉求标准过高。事故认定书已明确认定事故各方责任,我公司不是直接侵权人,因此不承担连带责任,我公司仅在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责任比例应按7比3划分,超出交强险部分我公司承担30%的赔偿责任。
四川省峨眉山市人民法院一审查明,雷银枝、简蕊阳分别系简福春之母、子。张凌云系张国俊之子。2012年7月31日,张凌云驾驶川LN2657号“南骏”牌轻型普通货车(搭乘其父张国俊)由乐山往峨眉方向行驶,前往峨眉山市拉葡萄。9时40分许,行至省道306线20KM+300M处,跨越中心双实线行驶,车辆左侧与相对方向驶来的由简福春驾驶的川LAR306号“东风”牌轻型仓栅式货车(搭乘其妻肖霞、姐夫余荣洪)左侧挂擦碰撞,致川LAR306号车向右侧翻后往其左前方斜向滑行至其行驶方向道路左侧车道,川LAR306号车正前方与乐山方向驶来由杨君奕驾驶的川C10073号大型普通客车正前方相撞,致简福春、余荣洪、肖霞当场死亡,张凌云、杨君奕受伤,三车受损的较大道路交通事故。2012年8月13日,峨眉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乐公交认字(2012)第00047号责任认定书,认定张凌云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杨君奕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简福春、余荣洪、肖霞不承担事故责任。事后,张凌云垫付丧葬费50000元、尸检费3000元,且明确表示丧葬费50000元不在其他赔偿费用中予以扣除;杨超垫付川LAR306号车停车费1580元、车检费300元,以上费用均要求在本案中一并处理,直接予以赔付。因当事人就赔偿问题未达成协议,雷银枝、简蕊阳于2012年9月18日诉至四川省峨眉山市人民法院,请求支持其诉请。该院于2012年11月26日作出(2012)峨眉民初字第1333号民事判决。荣县华益公司不服,向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于2013年3月26日作出(2013)乐民终字第219号民事裁定,将该案撤销原判,发回重审。诉讼中,雷银枝、简蕊阳申请追加张国俊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并明确其诉讼请求为:死亡赔偿金406140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40800元(雷银枝150500元,简蕊阳9030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1085.85元,交通费500元,车辆损失46100元,货物损失8000元,车辆拆解费3000元,停车费500元,共计756125.85元,其中精神抚慰金在交强险内优先支付。另查明:张凌云驾驶的川LN2657号“南骏”牌轻型普通货车登记车主为石蒋军,该车于2012年7月17日在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处投保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同时投保第三者商业责任险,赔偿限额为300000元。2012年7月31日,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在接受峨眉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询问时作出如下陈述:张凌云陈述“石蒋军是我们的朋友,一起做葡萄生意的”,张国俊陈述“车主是石蒋军,这段时间我们一起在做生意,车交给我在用”,石蒋军陈述“张国俊和张凌云是父子关系,我们是合伙人,一起做葡萄生意”。杨君奕驾驶的川C10073号大型普通客车登记车主为荣县华益公司,杨超为该车承包经营人,杨君奕系雇员,该车于2011年12月6日在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处投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医疗费用赔偿限额10000元、财产损失赔偿限额2000元;同时投保第三者商业责任险,赔偿限额为1000000元,并购买了三责险不计免赔。死者简福春系城镇居民户口,其名下有扶养人口母亲雷银枝一人,育有一子一女。关于雷银枝、简蕊阳诉请货物(蔬菜)损失,双方当事人在原一审中确认为8000元。
四川省峨眉山市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公民的生命权受法律保护。简福春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雷银枝、简蕊阳有权请求赔偿义务人对其因此而遭受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根据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一、本案责任主体是谁,责任比例如何划分。根据当事人均无异议的由峨眉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确认由张凌云承担事故主要责任,杨君奕承担事故次要责任,简福春不承担此次事故责任。虽张凌云、张国俊在庭审中陈述张凌云与石蒋军是合伙关系,张国俊并未加入合伙,石蒋军在庭审中陈述其与张凌云、张国俊并没有合伙关系,只是一起做生意,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的陈述与其在接受峨眉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办案民警询问时的陈述有重大出入,因峨眉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的询问笔录是在事故发生后依职权在第一时间收集形成,应是其三人对事实的如实反映,其三人分别均陈述是在一起做生意,石蒋军还讲到其与张凌云、张国俊是合伙关系,故应认定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成立了个人合伙。2012年7月31日,张凌云驾车前往峨眉山市拉葡萄的行为是执行合伙事务,在此过程中发生本案涉案交通事故,该事故所造成雷银枝、简蕊阳的损失应属合伙债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作为个人合伙的合伙人,应对合伙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杨君奕系杨超雇请的驾驶员,杨君奕在履行职务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雷银枝、简蕊阳的损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的规定,应由雇主杨超承担赔偿责任,同时,肇事客车系荣县华益公司所有,由杨超承包经营,荣县华益公司、杨超作为车主和车辆承包经营人,对车辆拥有运营支配权,并获得了车辆运营收益,对车辆运营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的损失,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关于责任比例的划分,峨眉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表述事发经过,事故原因分析:张凌云驾驶机动车跨越道路中心双实线行驶,是造成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杨君奕驾驶机动车在雨天、道路湿滑的通行条件下,未降低车速行驶,其行为加重了交通事故的后果,是造成事故的次要原因。故确认张凌云承担事故60%的责任,杨君奕承担事故40%的责任。二、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杨君奕、杨超、荣县华益公司、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之间是否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根据事故发生后公安机关制作的《尸检报告》可知,简福春系腹部重要脏器损伤死亡,再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载明事故过程中,张凌云所驾车辆与死者乘坐的川LAR306号车左侧挂檫碰撞后,导致川LAR306号车向右侧翻后往其左前方斜向滑行,该车正前方与杨君奕所驾的川C10073号大客车正前方相撞。本案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供证据证明导致死者死亡后果出现的“腹部重要脏器损伤”是在川LAR306号车被碰撞后发生侧翻造成,还是在正前方与杨君奕所驾车辆发生撞击的时候造成,甚至是在碰撞侧翻和撞击的过程中均伤及同一部位而遭受的损伤,因此,张凌云与杨君奕的行为都有可能导致简福春死亡结果的发生,且无法分辨究竟是哪个行为导致简福春死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一条“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每个人的侵权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故侵权人之间应对简福春的死亡后果相互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承担的是保险合同之债,对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之债依法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对于财产损失,因张凌云、杨君奕各自的侵权行为不足以造成全部财产损失,故侵权人对财产损失不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本案损失数额的确定。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及四川省2012年度有关统计数据,确定本案的损失为:1.丧葬费35873元÷2=17936.5元(张凌云已垫付);2.死亡赔偿金20307元/年×20年=406140元;3.被扶养人生活费:雷银枝15050元/年÷2×20年=150500元,简蕊阳15050元/年÷2×12年=90300元;4.精神抚慰金依法酌情确定为40000元;5.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1085.85元;6.交通费500元;7.尸检费3000元(张凌云已垫付);8.车辆损失46100元;9.货物损失8000元;10.停车费1580元和车检费300元(杨超垫付),以上共计765442.35元。对于雷银枝、简蕊阳主张的车辆拆解费和停车费均系修理厂发生,不属本案事故产生的必要费用,故依法不予认可。四、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赔偿款如何分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规定,同一交通事故的多个被侵权人同时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各被侵权人的损失比例确定交强险的赔偿数额。本着兼顾各方当事人利益,最大程度上保障各被侵权人公平获得赔偿的基本原则,对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和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应承担的商业险部分的赔偿款亦应按各被侵权人的损失比例确定各被侵权人应得的保险赔偿数额。本案所涉交通事故导致了余荣洪、简福春、肖霞死亡的后果,除雷银枝、简蕊阳外,其余死者的近亲属均已诉至法院。经审理,事故造成简福春死亡的相关损失为:丧葬费17936.5元,死亡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646940元,精神抚慰金40000元,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1085.85元,交通费500元,货物损失8000元,车辆损失46100元,尸检费3000元,停车费1580元,车检费300元;(2013)峨眉民初字第994号案认定余荣洪死亡的相关损失为:丧葬费17936.5元,死亡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481390元,精神抚慰金40000元,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1085.85元,交通费500元,尸检费3000元;(2013)峨眉民初字第993号案认定肖霞死亡的相关损失为:丧葬费17936.5元,死亡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646940元,精神抚慰金40000元,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1085.85元,交通费500元,尸检费3000元。因上述各案原告主张在交强险中优先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上述各案的原告应获精神抚慰金的总额120000元和简福春案中的货物损失4000元,由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分担,余下的交强险赔偿限额100000元,按上述各案原告应获得的其余各项赔偿款项占三案总赔偿款项(扣除各案原告应获得精神损害抚慰金及简福春案中货物损失4000元)的比例进行分摊。三案总赔偿款项除去交强险已承担的部分,按照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承担60%,荣县华益公司、杨超承担40%计算各自应承担的赔偿总额。其中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承担的部分,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以第三者商业责任险300000元为限额,按照各案的赔偿比例进行分摊并分别赔偿各案原告,余下的部分由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荣县华益公司、杨超应承担的部分,由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在第三者商业责任险1000000元的限额内予以偿付。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对雷银枝、简蕊阳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应在交强险中赔偿22000元,对其他损失应在交强险内承担100000元(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及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支付各案原告精神抚慰金后尚余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金赔偿限额)×721442.35元(雷银枝、简蕊阳总损失,不含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0元和财产损失4000元)÷1894817.05元(上述三案的损失总额,不含精神抚慰金120000元及财产损失4000元)÷2=19037元,在第三者商业责任险限额内赔偿300000元(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第三者商业责任险赔偿限额)×683368.35元(不含两个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内承担的)×60%(事故责任比例)÷1076890.83元(除去上述三案的总损失在交强险承担的部分后,张凌云按照60%的过错比例应承担的上述三案的总损失)=114223元;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对雷银枝、简蕊阳的精神损害抚慰金应在交强险中赔偿22000元,对其他损失应在交强险内承担100000元×721442.35元÷1894817.05元÷2=19037元,在第三者商业责任险限额内赔偿683368.35元×40%=273347.34元,其中应向雷银枝、简蕊阳支付271467.34元,向杨超支付其垫付的停车费和车检费1880元;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连带赔偿雷银枝、简蕊阳683368.35元×60%-114223元(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承担)-3000元(张凌云垫付的尸检费)-17936.5元(张凌云垫付的丧葬费)=274861.51元,杨超、荣县华益公司对简福春的人身损失(不含财产损失)274861.51元-[(46100元+8000元-4000元)×60%-300000元×(46100元+8000元-4000元)×60%÷1076890.83元]=253175.51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综上,四川省峨眉山市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十五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一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于2013年8月14日作出(2013)峨眉民初字第992号民事判决:一、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乐山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雷银枝、简蕊阳精神损害抚慰金、死亡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交通费、车辆损失、货物损失共计41037元,在商业险限额内赔偿原告雷银枝、简蕊阳死亡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交通费、车辆损失和货物损失114223元,共计155260元;二、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贡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原告雷银枝、简蕊阳精神损害抚慰金、死亡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交通费、车辆损失、货物损失共计41037元,在商业险限额内赔偿原告雷银枝、简蕊阳死亡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交通费、车辆损失和货物损失271467.34元,共计312504.34元;三、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自贡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被告杨超垫付的停车费、车辆检测费1880元;四、被告张凌云、石蒋军、张国俊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连带赔偿原告雷银枝、简蕊阳死亡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处理事故人员误工费、交通费、车辆损失和货物损失274861.51元,被告荣县华益运业有限公司、杨超对253175.51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五、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本案诉讼费10788元(原告缓交),由被告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承担6473元,由被告杨超、荣县华益运业有限公司承担4315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荣县华益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称,1.一审判决荣县华益公司对张凌云、石蒋军、张国俊赔偿雷银枝、简蕊阳超出交强险赔偿限额的各项损失承担连带责任,属于适用法律错误;2.一审判决由荣县华益公司承担40%的赔偿份额明显过高,荣县华益公司只应承担不超过30%的赔偿责任;3.荣县华益公司向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购买了第三者商业责任保险及不计免赔险,其中第三者商业责任保险赔偿限额为1000000元,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即便荣县华益公司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该连带责任亦应由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承担。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1.对简福春死亡的损失在保险公司交强险赔偿后,由荣县华益公司及张凌云、石蒋军、张国俊按荣县华益公司赔偿30%,张凌云、石蒋军、张国俊赔偿70%的比例承担按份赔偿责任。就荣县华益公司赔偿的份额,直接判决由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赔偿给雷银枝、简蕊阳;2.判决所有依法应由荣县华益公司承担的赔偿责任,均由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负责赔偿。雷银枝答辩称,张凌云与杨君奕的行为都足以造成交通事故发生的损害后果,故荣县华益公司应与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承担连带责任。对荣县华益公司认为其承担的连带责任,均由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负责赔偿的理由,请法院予以认定。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简蕊阳答辩称,对荣县华益公司认为其承担的连带责任,均由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负责赔偿的理由,请法院依法认定。一审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张凌云、张国俊答辩称,除一审判决认定张国俊与石蒋军系合伙关系有误外,其余事实正确,判决合理,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答辩称,对本案交通事故事实和交警部门作出的事故责任认定不持异议。同意荣县华益公司提出的其只应承担30%的赔偿责任的理由,但其余损失不属于保险责任赔付范围。杨君奕、杨超答辩称,同意荣县华益公司的意见,请法院依法判决。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答辩称,对交警部门所作的事故责任认定无异议,但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只应在川LN2657号车承保的交强险和商业险限额内承担保险赔付责任,并请求法院同意将我公司应赔付的款项转入一审法院账户,由雷银枝、简蕊阳在法院领取赔偿金。石蒋军未答辩。
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查明,各方当事人对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
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对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简福春死亡的损害后果,荣县华益公司和杨超是否应与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一审判决就本案民事责任比例的划分是否合理?3.如荣县华益公司应与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承担连带责任,该连带责任是否应由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承担?(一)关于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简福春死亡的损害后果,荣县华益公司和杨超是否应与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问题。2012年7月31日,本案受害人简福春所驾驶的川LAR306号“东风”牌轻型仓栅式货车,系与张凌云所驾驶的川LN2657号“南骏”牌轻型普通货车左侧发生挂擦碰撞后侧翻。侧翻后往其左前方斜向滑行至其行驶方向道路左侧车道,又与正前方乐山方向驶来的由杨君奕驾驶的川C10073号大型普通客车正前方相撞,最终造成简福春等人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是事实。峨眉山市公安局物证鉴定室就简福春死亡原因的鉴定意见为:死者简福春所受损伤符合车祸伤特点,死亡原因系腹部重要脏器损伤死亡。首先,在一、二审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供证据证明简福春系因川LAR306号车与张凌云所驾驶的川LN2657号车发生挂擦碰撞后侧翻过程中腹部重要脏器即已受损伤而致死亡,也未提供证据证明简福春腹部重要脏器损伤系与杨君奕驾驶的川C10073号车相碰撞的过程中造成,故无法确定具体的致害行为;其次,就本案交通事故发生的具体情况来看,第一次发生挂擦碰撞侧翻及随后与川C10073号车相撞的过程中,都足以造成简福春腹部重要脏器损伤而死的损害后果。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一条“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每个人的侵权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一审法院确定对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简福春死亡的损害后果,荣县华益公司作为川C10073号车车主,杨超作为该车承包经营者,与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一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符合本案事实和法律规定。荣县华益公司认为不应承担连带责任的理由,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二)关于一审判决就本案民事责任比例的划分是否合理的问题。如上所述,就受害方应获得的赔偿,侵权人之间应当承担连带责任。但就侵权人内部责任划分而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四条第一款“连带责任人根据各自责任大小确定相应的赔偿数额;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虽然张凌云与杨君奕的行为都足以造成简福春死亡的损害后果,但就交通事故发生的原因来看,张凌云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驾驶机动车跨越道路中心双实线行驶,造成简福春所驾驶的川LAR306号车侧翻,是导致本案交通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杨君奕驾驶机动车在雨天、道路湿滑的通行条件下,未降低车速行驶,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以致简福春所驾驶的川LAR306号车侧翻后,未能及时有效地采取制动措施,避免第二次撞击的发生,是造成本案交通事故的次要原因。一审法院结合侵权人的过错程度及原因力比例,确定由张凌云一方承担60%的赔偿责任,杨君奕一方承担40%的赔偿责任,并无不当。荣县华益公司认为只应承担30%赔偿责任的理由,不予支持。(三)关于荣县华益公司和杨超应与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承担连带责任,该连带责任是否应由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承担的问题。荣县华益公司所有的川C10073号车在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处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第三者商业责任保险。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赔付后的不足部分,应由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双方虽然在保险合同中约定“在保险期限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和财产的直接损毁,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对于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赔偿限额以上的部分,按照本保险合同的规定负责赔偿”,但并未约定被保险人与其他侵权人共同承担的连带赔偿责任亦属于保险责任范围。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四条第二款“支付超出自己赔偿数额的连带责任人,有权向其他连带责任人追偿”的规定,张凌云、石蒋军、张国俊应承担赔偿的部分,如荣县华益公司代为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依法进行追偿。故对保险合同条款,应理解为被保险人按照事故责任比例应直接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而不包括被保险人与其他侵权人共同承担的连带赔偿责任。荣县华益公司所提此项上诉理由,缺乏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于2013年11月8日作出(2013)乐民终字第1155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10788元由上诉人荣县华益运业有限公司负担。
荣县华益公司和杨超申请再审称,(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二审判决认定两车相撞错误,实际上是川LAR306号货车被撞侧翻后飞速滑入左侧我方车道,撞击我方车辆。我方车辆系被撞击而非主动撞击侵入我方车道的川LAR306号货车。(二)二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我方行为不足以造成全部损害,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不应当适用该法第十一条的规定。我方车辆系第二次被撞,假设排除第一次碰撞,则本案的损害就不可能发生,但假设排除与我方车辆的第二次碰撞,正如原判分析的那样,本案损害仍然会发生。我方车辆的违法行为仅是在雨天未降低车速行驶,该种行为如果没有川LN2657号货车越中心线将被害车辆撞翻滑入我方正常行驶车道的严重违法行为介入,我方车辆未降低车速行驶的行为完全不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结果的发生。本案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比例分担责任,而不是承担连带责任。2.二审判决认定保险公司对连带责任不理赔严重违法。根据保险合同约定,凡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均应由保险公司负责赔偿。法院如果判决荣县华益公司和杨超对简福春的死亡应承担连带的经济赔偿责任,该责任也应由保险公司承担。我方与保险公司约定理赔的经济赔偿责任,目前存在按份责任和连带责任两种解释,保险合同是格式合同,应当作出不利于保险公司的解释,就应当依法判决由保险公司对连带责任理赔。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内对连带责任理赔,不违反保险合同约定,也无损其利益,保险公司理赔后可以代位向对方责任人追偿。请求:撤销二审判决,改判申请再审人对本案交通事故人身损失承担按份赔偿责任,而非连带赔偿责任;申请再审人承担的所有经济赔偿责任均由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依法赔偿。简蕊阳答辩称,二审判决认定荣县华益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是正确的判定。驾驶大客车的杨君奕在下雨的情况下应当小心谨慎驾驶,但其不仅未减速,反而还超速行驶,在发生碰撞的情况下,杨君奕也没有减速,导致了事故,造成三人死亡后果的发生。张凌云、张国俊答辩称,根据交警部门的责任认定,第一次撞击并不是车头与车头相撞。但是在下大雨的情况下,杨君奕驾驶的车速过快,造成第二次撞击。如果没有第二次撞击的话,不会造成人员的死亡。二审判决是正确的。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答辩称,按照保险合同约定,被保险人对交通事故承担次要责任的,保险公司只应该承担30%的赔偿责任,其余损失不属于保险责任赔付范围。申请再审人在再审申请中本身已认可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条款。平安财保乐山支公司答辩称,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杨君奕答辩同意荣县华益公司和杨超的意见。雷银枝、石蒋军未作答辩。
本院再审查明的事实与二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再审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一)对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简福春死亡的损害后果,荣县华益公司和杨超是否应与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如荣县华益公司和杨超应与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承担连带责任,该连带责任是否应由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承担。
(一)关于对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简福春死亡的损害后果,荣县华益公司和杨超是否应与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一条规定“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每个人的侵权行为都足以造成全部损害的,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受害人简福春驾驶的川LAR306号“东风”牌轻型仓栅式货车,先是与张凌云所驾驶的川LN2657号“南骏”牌轻型普通货车左侧发生挂擦碰撞后侧翻。侧翻后往其左前方斜向滑行至其行驶方向道路左侧车道,又与正前方向驶来的由杨君奕驾驶的川C10073号大型普通客车正前方相撞,最终造成简福春死亡的损害后果。根据现有证据无法明确确定简福春的死亡系哪次撞击所致,张凌云和杨君奕的侵权行为均有可能造成简福春的死亡,因此,二审法院确定对本案交通事故造成简福春死亡的损害后果,荣县华益公司作为川C10073号车车主,杨超作为该车承包经营者,与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一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荣县华益公司、杨超申请再审称杨君奕的行为不足以造成全部损害,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的规定,因缺乏相关的事实依据,不能成立。故荣县华益公司、杨超认为其不应承担连带责任的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荣县华益公司和杨超应与张凌云、张国俊、石蒋军承担连带责任,该连带责任是否应由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承担的问题。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均没有关于被保险人承担的连带责任应由保险公司承担予以赔付的明确规定。其次,荣县华益公司与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也未明确约定,荣县华益公司承担的交通事故连带赔偿责任应由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承担赔付。最后,荣县华益公司与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双方签订的保险合同虽然约定“在保险期限内,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保险车辆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和财产的直接损毁,依法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对于超过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各分项赔偿限额以上的部分,按照本保险合同的规定负责赔偿”,但从该约定内容看,本案所涉机动车第三者商业责任保险约定的是保险责任,该保险责任应为被保险人按照事故责任比例应直接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并不涉及被保险人与其他侵权人共同承担的连带赔偿责任。关于荣县华益公司、杨超认为,目前存在按份责任和连带责任两种解释,保险合同是格式合同,应当作出不利于保险公司的解释的问题。如前所述,对于保险公司应承担的机动车第三者商业责任险的保险责任,无论从法律的规定、合同的约定、用词之含义,按照正常理解均不能发生争议。当事人双方站在各自的诉讼立场上对合同条款的不同理解,不能认为是对格式条款的解释产生了争议。因此,荣县华益公司、杨超认为其承担的连带责任应当由平安财保自贡支公司承担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本院予以维持。申请再审人荣县华益公司、杨超申请再审的理由均不能成立,其再审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乐民终字第1155号民事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羊 斌
审 判 员  秦永健
代理审判员  冯一平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李 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