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咨询
如果您有什么疑问或者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欢迎您的咨询!
在线留言
信息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保险理赔 > 信息详情

交通事故私了后又反悔 受害人起诉追加赔偿获法院支持
来源:免费法律咨询-杭州律师-浙江律师-律师在线咨询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 2017-6-5 阅读数:337

摘自http://www.chinacourt.org/article/detail/2017/05/id/2876453.shtml

交通事故私了后又反悔

受害人起诉追加赔偿获法院支持
2017-05-25 15:05:40 | 来源:人民法院报 | 作者:周春晓
   15岁少年小东放学后驾驶未登记的电动车搭载同学回家,路上不慎撞倒王军,致其重度颅内损伤构成五级伤残。事故发生后,双方达成赔偿协议,但王军又反悔起诉至法院。近日,江苏省昆山市人民法院审结了该起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最终判决小东的父母支付王军75.2万余元。
   本案受害人王军年逾五旬,2015年9月某日,他步行走到昆山某技校附近时,恰逢该校15岁学生小东在放学后驾驶电瓶车搭载同学小强(16岁)经过此路段。因当时天色已暗,小东车速很快,对路面的情况疏于观察,致使车子不慎与王军发生碰撞,造成王军、小东、小强三人均倒地受伤及车辆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
   王军在倒地时,头部着地,受伤严重,随即被送往医院治疗,经诊断,王军因此次事故造成颅内出血及颅骨多处骨折,并进行了开颅治疗手术,幸得抢救及时,王军未有生命危险。事故发生后,昆山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对事故进行了调查,认定小东驾驶的机动车未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且载有一名十二周岁以上人员,在经过事发路段时疏于对路面观察,遇情况采取措施不及,是造成本次事故的直接原因,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而王军、小强在事故中无过错行为,均不负责任。
   2016年1月份,王军的家人与小东的父母在交警大队人民调解工作室的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约定小东一次性赔偿王军医疗费、护理费等各项损失共计8.4万元,此次事故一次性解决后了事。
   协议签订后,小东的父母向王军支付了8.2万元。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却不料在2016年12月底,小东及父母收到了法院邮寄送达的传票和应诉材料,打开一看,才知道王军已将他们告到法院,要求他们赔偿王军因此次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共计120万余元。
   庭审中,王军陈述自己在与小东父母达成调解协议后,又进行了后续治疗及伤残等级鉴定,并向法院提交了相应的证据。根据鉴定结论,王军因此次事故造成重度颅脑损伤遗留中度精神障碍,构成五级伤残,开颅面积超过6平方厘米,构成十级伤残,需长期护理。小东一方则认为,双方在2016年1月份已经就赔偿金额达成协议,明确约定小东以8.4万元一次性了结此事,不再有其他纠葛,且双方的代理人均已在协议上签字确认,所以王军现又起诉主张赔偿,没有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被告双方于2016年1月签订的调解协议系双方自愿签订,并未违反法律强制规定,合法有效,但协议中约定的8.4万元一次性解决方式发生在王军进行后续治疗和伤残鉴定之前,与王军的实际损害结果相距甚远,显失公平,现王军要求按照其实际损失进行赔偿,法院予以支持。结合本案的证据,法院查明,原告王军因此次事故造成的医疗费、营养费、护理费、伤残赔偿金等各项损失,共计83万余元,扣除被告已经支付的8.2万元,被告还应支付王军75.2万余元。因小东尚未成年,其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依法承担侵权责任。据此,法院最终判决小东的父母支付王军75.2万余元。判决作出后,原、被告均未上诉,案件现已生效。
■法官提醒■
   承办法官黄福玲指出,本案中,受害人王军在与小东父母签订调解协议时,尚未接受后续治疗和伤残鉴定,因此其在签订赔偿协议时对其伤势程度存有重大误解,且调解协议中的赔偿数额与王军实际发生的损失相差了十倍,如果仅按调解协议内容来赔偿,对受害人来讲是显失公平的,所以王军的诉讼请求应当得到法律的支持。
   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驾驶电动自行车必须年满16周岁。《江苏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规定,电动自行车限载1名12周岁以下未成年人。根据上述规定,16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骑电动车上路以及电动车搭载12周岁以上人员的行为均是违法行为,交通管理部门可以依法对相应违法人员依法进行管理和处罚,但现实中,16周岁以下未成年人驾驶电动车、违规载人、随意穿行、未上牌电动车上路等乱象比比皆是,由此引发的道路交通事故数量也逐年攀升。在此,呼吁相关部门要加强对电动自行车的管理和执法工作,保障道路的安全通行。